鸭绿江美术馆

标题: 王鲁炎:我没有亟待解决的问题,因为问题没有终极答案。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admin    时间: 2020-9-9 10:10
标题: 王鲁炎:我没有亟待解决的问题,因为问题没有终极答案。

​大家好:
从2017年至今,鸭绿江美术馆十分荣幸地先后邀请了国内外12位艺术家,以个人展览和群个展的方式举办了展览,与亲临现场的艺术界各领域嘉宾及关注鸭绿江美术馆的朋友们,进行了颇具启发性的展览现场层面的艺术交流。当下疫情未除,一切近距离的艺术交流被迫中止。我们希望从不同于展览现场的视角,以访谈的方式进一步走近参展艺术家,通过他们对“为什么”的回答,加深了解参展艺术家的个人经历和形成艺术状态、价值观以及创作方法的根源。我们期待通过持续关注参展艺术家的状态与创作,与其进行多种方式的互动与交流。感谢各位参展艺术家,感谢一直关注我们的朋友们,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与大家再次相聚鸭绿江美术馆。
受访艺术家:王鲁炎、孙世伟、阎锋、刘克雁、吕文婧、卡特娅 • 辛克、赵仁辉、于艾君、刘超、李鹏鹏、李琳琳、刘悦。
鸭绿江美术馆馆长:纪大海
2020年8月19号

2020年鸭绿江美术馆参展艺术家系列访谈——王鲁炎
(受访艺术家次序以展览先后排序)

image001.jpg

受访艺术家:王鲁炎
采访及编辑:鸭绿江美术馆(YAM)
YAM:请谈一谈你怎样看待鸭绿江美术馆这一独特语境?又是如何在这一语境中完成你的创作的?
王鲁炎:鸭绿江美术馆是世界唯一建立在国界线上的美术馆,仅距北朝鲜500米,地缘十分独特。它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位于丹东,处在当代艺术语境的边缘地带,其疏离于主流与体制的独立性,拥有自身特殊条件与气质赋予的机遇与可能。

序列 01.gif

  坐落在界河鸭绿江心月亮岛上的鸭绿江美术馆,与对岸的朝鲜仅有500米之距,是世界上唯一建立在国界线上的美术馆。其独特的地缘与年度美术馆的定位,吸引了国内外当代艺术家在此举办展览,引起了艺术界朋友们的关注。

我有幸于2017年应邀以个人展览作为鸭绿江美术馆的开幕展,进行针对其空间和语境的现场创作。需要说明的是,这次个人展览是作为鸭绿江美术馆中的常设部分“王鲁炎美术馆”而专门创作的,并不是针对其后该馆“非年度不可呈现”的理念而作。

image004.jpg

  《垂直的水平》2300×860×640cm,钢板、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一号馆王鲁炎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作品通过人物连续不断的垂直与水平——生即是死,正立与倒置——正向的世界即是颠倒的世界,以及主体与投影——本质即是非本质的转换,混淆其选择与判断。

YAM:你在鸭绿江美术馆的参展作品,在艺术态度、观念以及创作方法方面与以往有何不同?

王鲁炎:我的艺术态度是一贯的,针对鸭绿江美术馆的艺术观念、创作以及呈现方法是非此语境不可的。

image006.jpg

image008.jpg

  《被凝聚的面对者与背对者》1300×60×210cm,普通钢、瓦楞纸板、墙体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用瓦楞纸板制作的1400多个朝向模棱两可的面对即是背对的人们,被两端巨大的水泥柱子悬空挤压在一起。个体被混淆为集体,集体又是一个巨大的个体。视为美术馆既有缺陷的两个巨大的承重水泥柱子,被转换为非此不可显现作品观念的必要条件,即作品的有效部分。

YAM:艺术交流存在着主流与边缘以及是否有效的区分,你怎么看这个问题?
王鲁炎:对于主流与边缘的价值判断一向褒贬不一,被主流视为无效的艺术交流,常被持有边缘价值观的人群视为有效,反之亦然。

image010.jpg

  《离开椅子的自我面对离开椅子的自我》125×46×160cm,钢板、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一个呈坐姿状,身下却没有椅子的人,面对着一把置于墙上的平面化的椅子。他是离开了墙上椅子的此在的自我,面对已经离开了墙上椅子的曾在的自我。他们能否通过彼此面对,显现一个实在的自我和一个虚无的自我,或者,自我一旦被“我”审视,二者则必将成为曾在的自我。

YAM:你能否表述一下你的艺术价值观?艺术对于你意味着什么?

王鲁炎:我的艺术价值观,在于无限后退地追问没有答案的“艺术是什么”以及自我概念的“我是谁”?艺术对于我,意味着对既有艺术观以及“我”的不断否定。

image012.jpg

  《取决于他者的对应性》125×46×160cm,钢板、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两个面对面坐下来交流的人,一个是实体人物雕塑,另一个是墙上人物线描。只有从实体人物雕塑的正背面看,二者之间的关系才是彼此对应的。

image014.jpg

  然而随着观众视⻆的移动,墙上的线性人物不再对应坐在桌子前面的雕塑人物,而是与移动着的观众视角相对应。此时的观众,即是干预其对应性的他者,“取决于他者的对应性”观念即由此而来。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YAM:你怎么看待观众的批评或认同?

王鲁炎:对认同的警惕应该比批评多。

image016.jpg

  左起:《离开椅子的自我面对离开椅子的自我》、《不同界面对应的不对应性》、《取决于他者的对应性》、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YAM:你渴望以艺术方式让自己得到什么?给予人们什么?

王鲁炎:我希望以艺术方式得到一个被“我”否定的“我”,一个仍然可被质疑的“我”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的“我”,是无法知道应该给予人们什么的。况且,人们需要什么,并不能成为艺术家必须做什么的依据。

image018.jpg

  《单数存在方式》270×270×230cm,钢板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有多个个体从同一个头脑中延伸出来,此时的个体即是集体,他者即是自我。

image020.jpg

  左起:《同一决策方向的不同性》47×90×380cm,钢板,《投影的投影——可行性方式》150×150cm,钢板、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《同一决策方向的不同性》:两个公用同一个头脑的行走者,一个在正向的世界行走,另一个在倒置的世界行走。他们使用同一个头脑决策方向,却导致彼此去往不同的地方,其无解的疑问是:究竟谁在决策方向?正向的世界与倒置的世界属于谁?谁是自我谁是他者?前行还是后行?

  《投影的投影——可行性方式》:投影的可变与主体的不变,构成了投影与主体本质与非本质的关系。而投影的投影观念,寓意着主体是世界的投影,其投影则是投影的投影。二者并不是本质与非本质的关系,而是投影与投影的关系。

YAM:你怎么看艺术市场?艺术市场对于你的创作有何影响?

王鲁炎:艺术与市场的价值标准即价格是否等于价值的争论一直存在。但无论如何,艺术毕竟不是钞票美学。市场艺术家与非市场艺术家,是对不同价值标准无可厚非的个人选择。我的个人选择是,根据艺术自身需要而不是市场要求思考和创作。

image022.jpg

  王鲁炎在鸭绿江美术馆现场,完成其针对性且互为关联的所有参展作品,2017。

YAM:你有迫切的问题亟待解决吗?你对将来有什么期待?

王鲁炎:我没有亟待解决的问题,因为问题没有终极答案。对于将来的期待,必会受限于此时的已知。而真正值得期待的是不可期待的未知。渴望如期、如愿到来的期待,是操心的奢望。其实期待本身已经是某种梦想的得到,那些无期而至的得到就在于无所期待。

image024.jpg

  《终极对称》15×38×42cm,纸本手稿,2017。

image026.jpg

  《终极对称》300×240cm,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生以有的方式起始于无,死以无的形式结束有。正立的“生”实则是必将倒置的“死”;倒置的“死”实则是正在正立的“生”。生与死,是一种互为转换且终极对称的并存方式。

YAM:疫情期间你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?疫情对你产生了哪些影响?

王鲁炎:和往常一样。因为,隔离、监控、恐惧、痛苦、死亡、悲伤,均属于往常。

image028.jpg

《衰减的投影》29×50×39cm,纸本手稿,2107。

image030.jpg

《衰减的投影》540×60×680cm,钢板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以主体作为投影,意味着主体将如投影般衰减至无。

YAM:你关心中国乃至国际当代艺术的现状以及发展格局吗?

王鲁炎: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乃至国际当代艺术发展格局,是中国当代艺术家所在的语境。无论对它关心与否,艺术家都会被以此语境为参照,判断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。但是,对于无意被主流价值标准选择的艺术家,其参照没有意义。

因为历史原因,自1970年代至今,我恰巧参与和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不同发展阶段,参加和举办过一些国际当代艺术展览。因此,对于中国乃至国际当代艺术现状与发展格局有一定的了解,这为与其进行区别的另类思考和创作提供了针对性依据。

image032.jpg

草图与纸本雕塑手稿、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草图厅),2017。

YAM:你觉得你属于哪种类型的艺术家?你希望成为什么样的艺术家?

王鲁炎:我属于自我质疑其存在意义的艺术家,我希望成为以成功价值标准为参照的失败艺术家。但是,意欲失败需要难以企及的状态与能力,而且其努力终将会走向相反。

image034.jpg

  《90°存在方式》150×120cm,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垂直者即是此在,水平者即是消亡。此在者与消亡者连体于同一个头脑,即思想是此在的消亡。

YAM:你是国际化的艺术家,有着丰富的展览经验,请谈谈此次在鸭绿江美术馆的参展经验。

王鲁炎:在思考、创作、呈现以及交流方面,我从未有过与在鸭绿江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相同的经验。

image036.jpg


  雕塑:《正负180°存在方式》47×24×375cm,钢板,平面:《可相反识别的面对者与背对者》2500×245cm,木板、油性记号笔,鸭绿江美术馆(王鲁炎美术馆)展览现场、2017。

  雕塑:处于正负180°即互为颠倒的两个人,彼此颠覆对方的世界。平面:众多重叠在一起的人们,因为没有面孔而不可识别其彼此面对还是背对,是面对外部世界还是与其背对,即对于其面对与背对的判断均可识别为相反。

作品之间的关系,即是作品与特定空间的关系。

YAM:你对鸭绿江美术馆有什么建议和期待?

王鲁炎:独立且持续,尽可能地增加对年轻艺术家的关注与支持。

image038.jpg

左起:阎锋、马腾、吕文婧、孙世伟、刘克雁、赵明、纪大海、王鲁炎、李琳琳、刘悦、李鹏鹏、刘超,于鸭绿江美术馆、2019。

艺术家简历:王鲁炎,1956年出生于山东,自幼定居北京,其主要作品均置身于否定一切答案的悖论困境,使其不可产生结论性的东西,据此以艺术存在方式显现一个被“我”否定的“我”——需再度进行质疑与否定的“我”。

正在展出1.jpg


一号馆(一层):
2019-2020年度《卡特娅· 辛克和赵仁辉双个展》

二号馆(二层):
2019-2020年度于艾君、刘超、李鹏鹏、李琳琳、刘悦作品展

王鲁炎美术馆(地下一层及三层)





YAM | 观展详情

开馆时间:全年开馆
参观时间:10:00--17:00
其中每年11月1日至次年4月30日为预约参观时间。需提前一天或提前一小时预约,每周一为闭馆日。布展和节假日休息的闭馆日期,会在官方网站及时发布。
地址:中国·辽宁·丹东·振兴区·月亮岛大街11号
联系电话:0415--3190000
官方网站:www.yam2006.com





YAM | 到达方式

gif5新1文件.gif









欢迎光临 鸭绿江美术馆 (http://www.yam2006.com/) Powered by Discuz! X3.2